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紫光阁学习->中心组参阅->学习文选
坚守中国共产党的马克思主义理念
来源:学习活页文选     2016年04月14日 

  近年来,我国意识形态领域是非纷争复杂而激烈。历史虚无主义、新自由主义、民主社会主义以及普世价值、西方宪政民主等错误思潮气势很盛,其锋芒集中指向我们党的指导思想。它们既力图从某个领域、某个方面否定马克思主义重要原理,也力图从整体上毁坏马克思主义科学理念,以达到釜底抽薪的目的。我们必须保持清醒的头脑。

  一、错误思潮反马克思主义的主要手法

  错误思潮反马克思主义的手段手法甚多,概括起来主要有:篡改命题、歪曲原意、肢解体系、泛化概念、屏蔽主词、摧毁信仰、攻击本质、伪造名词、搅乱界限、颠覆制度。这些手法都包含着特定的政治图谋,但大多不单独出击,而是交互为用。下面辨析其中几种手法。

  1.篡改马克思主义的命题。这类手法为数甚多。譬如,“社会生产力是社会发展的最终决定力量”。这是历史唯物主义的一个根本观点。反马克思主义者改动两个字,把“最终”改成“唯一”。说“社会生产力是社会发展的唯一决定力量”,把马克思主义的命题篡改成了反马克思主义的唯生产力命题。

  关于这个问题,恩格斯曾明确指出:“……根据唯物史观,历史过程中的决定性因素归根到底是现实生活的生产和再生产。无论马克思或我都从来没有肯定过比这更多的东西。如果有人在这里加以歪曲,说经济因素是唯一决定性的因素,那么他就是把这个命题变成毫无内容的、抽象的、荒诞无稽的空话。经济状况是基础,但是对历史斗争的进程发生影响并且在许多情况下主要是决定着这一斗争的形式的,还有上层建筑的各种因素”。(《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695—696页)社会的发展是一种历史合力。经济是基础,在经济基础之上,还有包括政治、法律、哲学、宗教、道德、艺术等上层建筑的力量,所以生产力不是社会发展的唯一力量,而是最终的决定力量。篡改这一命题的现实危害在于抽掉我们党的基本路线的理论基础。我们党的基本路线是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根据党的基本路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党建等全面建设。如果简单说社会生产力是社会发展的唯一决定力量,那我们党的基本路线就只需要一个中心,不需要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和改革开放两个基本点;只需要物质文明建设,不需要精神文明建设。我国一些地方曾经发生的忽视精神文明建设,甚至用牺牲精神文明建设来搞“物质文明”建设的错误,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受了这种错误观点的影响。

  2.歪曲马克思主义的原意。如“反对西化中国”,这句话原意非常清楚。但有人竭力对之加以歪曲。他们鼓噪说,马克思主义是来自西方的异族文化,马克思主义传入中国之后,打断了中华民族文化发展的血脉,破坏了中华民族传承的根基。所以必须反对马克思主义。

  这种歪曲是莫名其妙的。众所周知,“反对西化中国”这句话里的“西”,不是一个地域概念,而是一个政治概念。其意是反对用西方资本主义的经济制度、政治制度、思想文化制度来颠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它表明的是我们坚持独立自主的鲜明立场,如果没有自己的精神独立性,那政治、思想、文化、制度等方面的独立性就会被釜底抽薪。不是拒绝来自西方的一切东西,相反,“我们的方针是,一切民族、一切国家的长处都要学,政治、经济、科学、技术、文学、艺术的一切真正好的东西都要学。”(《毛泽东文集》第7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41页)我们要坚决抵制和批判的只是外国的一切腐败制度和思想作风。其次,马克思主义虽然创立于西方,但它揭示的内容并不限于西方,而是关于自然、人类社会历史、人类思维发展的一般规律。

  又如,有人诋毁《共产党宣言》的思想,把共产党人要消灭“私有制”,歪曲为:“第一,消灭(即没收)一切私有财产,使所有的人都失去安身立命的物质基础;第二,消灭一切个人思想,使所有的人都成为没有头脑的‘顺服工具’”。显然,这是对共产主义的妖魔化。稍有一点马克思主义常识的人都知道,第一,共产党要消灭的私有制是指生产资料,即资本主义私人占有制,因为这是剥削人、压迫人的经济根源,不是指个人的生活资料。共产党人决不消灭雇用工人靠自己的劳动所占有、并且供直接生命再生产用的劳动产品的个人占有。第二,消灭私有制是一个历史过程,是随着生产力的发展逐步实现的。在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社会生产力的发展未达到可以实现共产主义社会的高度以前,我国实行的是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而且所采用的制度和政策还要有利于发挥非公有制经济的作用。第三,共产党人把私有制区分为生产资料资本主义私人占有制和小生产者私人占有制,对资本主义生产资料私人占有制实行剥夺,因为这是资产阶级剥削雇佣劳动者而来的财产,即资本,所以叫“剥夺剥夺者”,这种剥夺只是“把资本变为公共的、属于社会全体成员的财产,这并不是把个人财产变为社会财产。这里所改变的只是财产的社会性质”。(《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287页)对小生产者,共产党人执政的国家,要引导它们走互助合作的道路,不仅不对其剥夺,还要由国家给予物质的、精神的多方面的帮助。所以总起来说:“共产主义并不剥夺任何人占有社会产品的权力,它只剥夺利用这种占有去奴役他人劳动的权力。”(《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288页)第四,共产主义革命在同传统的所有制实行最彻底决裂的过程中,要同传统的观念实行最彻底地决裂。这里讲的“传统的观念”,不是“一切个人思想”,而是同“传统的所有制”相对应的观念,如私有制观念、鄙视劳动、鄙视劳动人民等。

  3.肢解马克思主义的体系。从纵向上看,马克思主义各个发展阶段: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是一脉相承而又与时俱进的科学体系。反马克思主义者,采用西方“马克思学”一贯的手法,千方百计地割裂马克思主义的科学体系。首先它把马克思主义发展的各个阶段对立起来,然后用前一个阶段,反对、否定后一个阶段,或者用后一个阶段,反对、否定前一个阶段。近些年来,在中国最常见最突出的表现,是通过制造改革开放前后两个历史时期的对立,来否定毛泽东思想,或否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党一直坚定不移坚持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为指导思想,完整准确地反映了我们党的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和方法。而当下有人却相反,在谈到我们党的旗帜时有意撇开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借以剔除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基础。

  从横向上看,马克思主义是包括马克思主义哲学、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科学社会主义三个主要组成部分的完整体系。马克思主义的每一个主要组成部分又包括一系列的重要观点。它们之间,按列宁的说法,是一块整钢,彼此不能分割。列宁说:马克思主义是马克思学说和观点的体系。“马克思主义的全部精神,它的整个体系,要求人们对每一个原理都要(α)历史地,(β)都要同其他原理联系起来,(γ)都要同具体的历史经验联系起来加以考察。”(《列宁选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785页)如果把它们分割开来,就会使马克思主义丧失全部精神和整个体系。然而,反马克思主义者尽干割裂马克思主义完整体系的事。他们沿袭西方哲学解释学的思路,从横向方面把马克思主义某个方面,如生态方面的、环境方面的、妇女方面的原理、观点,从马克思主义整个体系中、从它同其他原理、观点的联系中、从它同具体的历史经验的联系中抽象出来,肢解成各种碎片。然后再按自己的主观意愿加以解读,随心所欲地编造成诸如生态马克思主义、有机马克思主义、女权主义的马克思主义等。这些有西方背景的千奇百怪、五花八门的“马克思主义”,毁坏了马克思主义的全部精神和整个体系,抹杀了马克思主义质的规定性——立场、观点和方法。造成的严重后果是,人们不知道到底什么是马克思主义,世界上到底有多少种马克思主义,作为我们党的指导思想的马克思主义究竟是什么样的马克思主义。如果我们各级干部、学者头脑里的马克思主义概念是混乱的,其危险不堪设想。

  4.泛化马克思主义概念。这里讲三方面的突出表现:一是把西方某些解释马克思主义的学派说成是马克思主义学派,把解释马克思主义的代表人物说成是马克思主义者;二是以是否批判资本主义为标准,把批判资本主义的派别和人物说成是马克思主义的派别和人物,包括一些反对历史唯物主义的派别、人物。事实上,资本主义制度从确立以来,就受到来自不同方面的批判。马克思主义无疑是批判资本主义的,但是批判资本主义制度的人,代表着各种不同的阶级利益、带着各种政治诉求,不一定赞成马克思主义,更不都是马克思主义者。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就根据批判资本主义的派别所代表的生产方式的性质,将其区分为反动的社会主义(包括封建的社会主义、小资产阶级的社会主义、德国的或‘真正的’社会主义)、保守的或资产阶级的社会主义、批判的空想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三是把西方美学、哲学、神学当中一些概念强加到马克思主义头上,生造出所谓形式主义的“马克思主义”,结构主义的“马克思主义”,弗洛伊德主义的“马克思主义”,海德格尔存在主义的“马克思主义”,有机马克思主义,等等。列宁曾指出:马克思学说中的主要的一点,就是阐明了无产阶级作为社会主义社会创造者的世界历史作用。但是,反马克思主义者无限扩大马克思主义的概念,其要害是,否定马克思主义是无产阶级的立场和世界观,企图把马克思主义变成一切阶级都赞成、拥护的马克思主义,从而使马克思主义非阶级化、空心化、非革命化。

  5.攻击马克思主义的本质。马克思主义本质是批判的,是革命的。马克思主义的无产阶级专政学说,即我国的人民民主专政学说,最集中地体现了马克思主义批判的、革命的本质。正是这样,反马克思主义的势力便竭力攻击马克思主义的无产阶级专政学说。

  我国宪法总纲明确规定:“在我国,剥削阶级作为阶级已经消灭,但是阶级斗争还将在一定范围内长期存在。中国人民对敌视和破坏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国内外的敌对势力和敌对分子,必须进行斗争。”改革开放前,我们犯过夸大阶级斗争的错误,酿成过严重后果,已得到纠正,其教训深刻。今天,谁还会“高唱阶级斗争颂”呢?既然“时至21世纪,仍然高唱阶级斗争颂”根本不是事实,为什么又有人发出这种噪声呢?其真实目的在于攻击我们党的领袖,否定我国的宪法,甚至要否定马克思主义国家与法的学说。

  西方法学理论认为,法是人们之间制定的一种契约,或是上帝赋予人们的一种权利(即天赋人权),高于一切。这是以唯心史观为理论基础的资产阶级法理学的妄说。与此相反,马克思主义国家与法的学说认为,法是统治集团意志和利益的体现。其一,法是在一定经济基础上产生,又为一定经济基础服务的上层建筑。一定社会的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是确定的,与此紧密相连,世界上没有抽象的、适用于所有社会的法。在资本主义私有制基础上产生的是资本主义的法,在社会主义公有制基础上产生的是社会主义的法。我们讲依法治国,所依据的是社会主义的法,而不是资本主义国家的法。其二,法是一种历史的现象,随着私有制、阶级、国家的产生而产生,也将随之消亡而消亡。原始社会没有阶级也没有法,社会依习惯而运转;到了共产主义社会,私有制、阶级、国家没有了,法也消亡了。所以法始终是维护国家统治集团利益的。

  美国法典第18篇第2385条规定:任何蓄意鼓吹、煽动、劝说或讲授推翻或摧毁美国政府的行为,包括因此而印刷、出版、发表、传递、出售、分发或公开展出任何书写或印刷品,都要处20年徒刑或2万美元罚款,或者两者并罚。美国共产党的领导人就曾因其党纲中出现“无产阶级专政”概念而受到迫害。美国法律的政治立场何等强烈和鲜明!

  关于这个问题,习近平总书记讲得很明确。他说:“每一种法治形态背后都有一套政治理论,每一种法治模式当中都有一种政治逻辑,每一条法治道路底下都有一种政治立场。我们要坚持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道路,本质上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在法治领域的具体体现;我们要发展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理论,本质上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在法治问题上的理论。”(习近平《关于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论述摘编》,中央文献出版社2015年版,第114—115页)

  6.伪造反马克思主义的名词。如一些新媒体上有人把我们的公有制称为“党国所有制”,把国有企业污称为“怪胎”,把我们的国家诬称为“党天下”,把社会主义国家各级领导干部诬称为“权贵集团”,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诬蔑为“中国特色资本主义”、“权贵资本主义”。说什么“人民与权贵集团的斗争是当前形势下新的阶级斗争”;还伪造一些名词,提出一些伪命题,如“思想市场”,“政治市场”,“思想国有化”,“党大还是法大”,“党大还是人大”,“是忠于人民还是忠于党”,“是忠于国家还是忠于共产党”等等。伪造反马克思主义名词,提出伪命题,意在制造思想混乱,诋毁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和群众史观,离间党、人民政府和人民群众的血肉关系,挑起种种事端。

  二、如何回应噪音杂音

  面对噪音杂音对马克思主义的诋毁、冲击,必须坚定不移地坚守中国共产党的马克思主义理念。在这方面,要把握好以下三点。

  第一,坚守中国共产党的马克思主义理念,就是要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而不是别的什么主义。我们党高举马克思主义伟大旗帜,坚持、发展、创新马克思主义,对什么是马克思主义有明确规定及确切含义。马克思主义是由马克思恩格斯创立的,并在社会主义运动的实践中丰富发展了的关于自然、人类社会和人的思维发展规律的学说;马克思主义是工人阶级的科学世界观和方法论,是由资本主义过渡到社会主义,由社会主义过渡到共产主义,最终实现人类解放,达到人的自由全面发展的学说。因此,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概念是不容搅混的。

  马克思主义的客观真理性是受马克思主义创始人和后继者所处的社会历史条件、所处时代的主要矛盾、提出的根本问题、全部政治实践活动、巨大的科学研究活动和无产阶级推翻旧世界、创立新世界的实践活动制约的。但这并不能成为随意解释马克思主义的理由,马克思主义经典文本的理论内容是十分确定的、客观存在的。一个解释者离开了社会主义实践活动,就不可能正确理解、把握和解释马克思主义,更谈不上对马克思主义的发展。因为他根本没有正确反映马克思主义的本质,因而也就不能自称为马克思主义。

  第二,坚守中国共产党的马克思主义理念,要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这是抵制西方意识形态渗透,治理国内思想理论领域乱象的思想武器;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一步巩固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巩固全党全国人民团结奋斗的共同思想基础的需要。这是一项重大的政治任务和时代课题,马克思主义理论工作者责无旁贷。

  第三,坚守中国共产党的马克思主义理念,要着力构建具有中国特色的中国化马克思主义的话语体系。一方面,要坚持用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理论阐释中国实践、中国经验,用中国实践、中国经验升华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另一方面,要坚持批判和辨析各种错误思潮。早在2013年8月19日,习近平总书记就在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明确指出:要敢于向歪曲党史国史、丑化党的领袖、否定中国共产党领导、攻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错误思潮亮剑,以此来抵制西方意识形态的渗透,并且对那些恶意攻击党的领导、攻击社会主义制度、歪曲党史国史、造谣生事的言论,一切报刊图书、讲台论坛、会议会场、电影电视、广播电台、舞台剧场等都不能为之提供空间,一切数字报刊、移动电视、手机媒体、手机短信、微信、博客、播客、微博客、论坛等新兴媒体都不能为之提供方便。今年2月19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上再次强调巩固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的重要性。我们要弘扬优良学风和严肃政治纪律,着力构建具有中国特色的中国化马克思主义的话语体系,推动习近平总书记讲话精神在教学、科研、媒体宣传等各个精神文化领域的落实。

  (选自2016年第6期《红旗文稿》 作者系武汉大学教授)

·相关导读